【独家】融捷股份矿山复工或将推迟至6月份记者 | 张扬停工长达五年之久的融捷股份甲基卡锂矿山牵动着投资者的心。4月15日...

【独家】融捷股份矿山复工或将推迟至6月份

黑龙江推迟复工具体什么情况?黑龙江推迟复工令人震惊(图1)

记者 | 张扬

停工长达五年之久的融捷股份甲基卡锂矿山牵动着投资者的心。4月15日晚间融捷股份(002192.SZ)公告披露,目前正在积极进行复产前的安全环保维修整改等相关工作,恢复生产具体时间待当地政府工作程序安排和通知。

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4月12日当地组织召开相关会议推进甲基卡矿山复工复产,就征地补偿、矿山进展等前期工作向当地村民进行征求意见。目前融达锂业正在抓紧落实尾矿库等环保安全整改工作,预计正式复工复产将被推迟到6月左右。

黑龙江推迟复工具体什么情况?黑龙江推迟复工令人震惊(图2)

尾矿库整改前

除了融捷股份旗下融达锂业所属、氧化锂资源量41.08万吨的甲基卡134号脉,世界锂业巨头天齐锂业(002466.SZ)全资子公司四川天齐盛合锂业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雅江县润丰矿业有限公司均在甲基卡措拉、烧炭沟等地区拥有多处采矿权,还有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德扯弄巴矿区,即甲基卡309号脉采矿权已经获得批文。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锂矿山,氧化锂资源总量高达280.7万吨的甲基卡矿山的复工复产,无疑将对锂电池产业链意义非同寻常。一方面,甲基卡露天开采成本低、品位高、储量大,能够逐渐摆脱锂资源长期依赖于国外进口的被动局面;另一方面,融达锂业的复工复产将为天齐锂业等甲基卡地区其他矿区摆脱长期无法开采的困境,也为国内锂电池产业链和当地社会发展产生积极深远影响。

正在抓紧下游配套布局

在相关部门的积极运作下,长期陷入停顿状态、正在错过锂资源景气度高峰期的甲基卡矿山迎来实质性转机。

根据甘孜州发改委主任陈天康于2019年1月7日所作报告,“全面实现甲基卡恢复生产,建设重要战略资源储备基地”写进了甘孜州2019年度工作目标。随后,2月22日,当地政府与融达锂业等相关各方就征地和利益共享问题达成初步共识,并在环保安全整改通过验收的前提下,尽力促成4月15日前恢复生产。3月中旬,甘孜州对复工复产进行隐患排查整改和现场巡查把关验收等工作,但截至目前,融达锂业甲基卡矿山的环保安全整改尚未通过验收。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尽管目前甲基卡矿山无法按原计划在4月15日之前实现复工复产,但融达锂业近期近20人左右规模的人事招聘已经全面进行,主要涉及到采矿工程师、地质工程师和机修工等矿山相关岗位,招聘期限至6月5日。

实际上,除了环保安全整改和人事招聘等大量前期准备工作外,融捷集团早已开始建设锂矿山下游的锂矿生产加工基地。

黑龙江推迟复工具体什么情况?黑龙江推迟复工令人震惊(图3)

融达锂业采选矿区

2017年底,融捷股份及其控股股东融捷集团各持股比例50%的成都融捷锂业科技有限公司在邛崃羊安工业园区投资超过10亿元,打造锂盐生产规模为4万吨/年的生产基地,并计划在2018年底实现一期项目试投产。但根据融捷股份方面的回应,目前该项目正在建设中。

界面新闻记者获悉,上述项目以融达锂业的甲基卡锂辉矿为生产原料,采用硫酸转化法生产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项目建成后将实现年产电池级碳酸锂12000吨/年、电池级氢氧化锂8000吨/年的生产能力,同时副产元明粉(无水硫酸钠)44300吨/年。有传闻称将于7月正式投产。

公开信息显示,融捷股份控股股东融捷集团已经开始围绕甲基卡矿山展开产业链中下游的布局。除了上述年产4万吨的锂盐项目基地外,融捷集团2018年9月与成都市甘工业园区完成签约,拟投资80亿元建设新能源电池总装项目,包括新建20条锂电池电芯和模组电箱装配等两条生产线,计划2022年竣工。

黑龙江推迟复工具体什么情况?黑龙江推迟复工令人震惊(图4)

融达锂业采选车间 锂资源价格走低

近年来,受新能源锂电池行业持续升温影响,锂矿山、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等产品价格持续大幅暴涨,各路资本纷纷涌入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抢滩布局,并迅速导致产能严重过剩,最终供求关系失衡以后2018年以来相关产品价格逐步大幅回落。2017年底一度最高涨至18万元/吨的碳酸锂,今年4月中旬的报价已经跌破7万元/吨,累计跌幅超过60%,甚至已经逼近部分生产企业的成本线。

与此同时,2018年底,中国科学院青海盐湖研究所对外宣布,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梯度耦合膜分离技术”在盐湖锂资源开发领域获得成功,这标志着青海盐湖锂资源开发再破技术瓶颈。青海省盐湖资源已初步探明氯化锂1825万吨,一旦盐湖提锂技术实现量产,则成本远高于盐湖锂的锂辉石矿山将面临巨大的市场冲击。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万钢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应及时把产业化重点向燃料电池汽车拓展”。目前纯电动汽车的发展并不能完全满足中国未来新能源出行的需求,还需要多种路线的结合。

3月26日,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和发展改革委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重点内容包括:1、国补力度大幅退坡,补贴基数综合下降程度超50%;2、2019年3月26日至2019年6月25日为过渡期,期间按2018年补贴的0.1倍和0.6倍进行补贴;3、过渡期后地补取消,转为支持充电等配套设施;4、电池技术要求更高,但调整系数下修。随着补贴退坡幅度加大,动力电池环节面或临进一步降价压力。

今年以来,美锦能源(000723)、雄韬股份(002733)等国内多家上市公司均宣布投资百亿建设氢燃料电池产业园,而4月初东方电气(600875)的首条氢燃料电池生产线正式投产,包括国内数十家上市公司在内涉及氢燃料电池产业链布局正在急剧升温。

无论是锂资源价格已经持续大幅走低、盐湖锂技术突破和大规模量产所带来的市场冲击,还是锂电池技术路径正面临挑战、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甚至取消等等,包括融捷股份在内的甲基卡地区众多优质锂矿资源所有者们不得不接受一个冰冷的现实—再不抓紧矿山开发利用,昔日价值数千亿的巨额优质锂矿资源很可能变得一文不值。

黑龙江夫妇被指敲诈政府获刑13年 二审因故推迟

央广网齐齐哈尔4月24日消息(记者冯志远)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8年10月12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甘南县曹锐、丁凤夫妇被甘南县检方指控敲诈政府,共同获利195万元,当地法院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这对夫妇有期徒刑13年,并分别判处200万元的罚金。

这对夫妇不服一审判决并上诉,齐齐哈尔中院原定于昨天(23日)上午二审这一案件。但据齐齐哈尔市法院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因为上诉人曹锐和其代理律师首次提出要求调取涉案出租车指标的新证据,由于准备时间不足,开庭日期被延后,目前何时开庭尚不可知。

此前一审时,曹锐夫妇的辩护律师对一审法院的“敲诈勒索罪”的定罪提出异议,坚持认为曹锐夫妇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甘南县检方则坚持案件定性没错。那么,曹锐夫妇的行为是否构成犯有“敲诈勒索罪”的要件?

甘南县法院的一审判决显示,曹锐是黑龙江甘南县一家客运出租车公司的负责人。2012年11月份起,因反映甘南县道路运输管理站工作人员扣的燃油补贴不合理和出租车过户罚款等问题,曹氏夫妇连续5次到国家信访局等地区上访。期间,甘南县运输管理站工作人员到北京接访、劝返。当地交通部门表示,迫于信访压力,给了两人4万元现金和23个出租车营运指标。随后,两人利用营运车辆和营运指标获利195万多元,这些款项都被指控为敲诈勒索犯罪的违法所得。但曹锐夫妇的辩护律师李仲伟认为,当时曹锐夫妇二人完全具备出租车运营的条件,夫妻二人多次到相关部门信访的原因都是反映甘南县运输管理站的违规行为,并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能构成敲诈勒索罪,应该当庭无罪释放。

李仲伟说:“他们当时完全具备成立出租车的条件,政府为了照顾其他关系,不给他们办理出租车公司手续,政府把所有的出租车指标都给了别人而不给他们,所以他们认为政府的这种行为不合法才上访。上访后,政府给了23个指标,不是收到威胁和恐吓才给他的,所以不构成敲诈勒索。”

李仲伟表示,按照法律规定控辩双方召开了庭前会议,控辩双方就二审法院的管辖权、当事双方是否回避、公开审理、证人出庭、新证据提交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庭前沟通。会上齐齐哈尔市检方认为,该案敲诈勒索罪认定部分事实不清,但是定性不变,即仍以敲诈勒索罪提起控诉。李仲伟说:“这一点在庭前会议上,争议挺大,我们认为是不构成犯罪的,但是出庭检察员认为,罪名没有定错,就是定性没有错误,但是事实认定不清楚。出庭检察员认为构成犯罪,同时也认为一些判决在事实认定方面并没有查清楚,我们认为不构成犯罪。”

李仲伟所说的部分事实认定不清,主要集中在三方面:第一,政府被迫给曹锐夫妇二人的4万元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真的存在;第二,政府迫于上访压力给出的23个出租车运营指标是否属于敲诈勒索的范畴;第三,2017年甘南县政府出台文件,允许曹锐夫妇建设出租车停车场,曹锐夫妇在缴纳了58.64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后,又以“土地出让金收取标准不一”为由申请返还,但没成功,他们夫妇要求返还土地出让金的行为不应属于敲诈勒索。

李仲伟表示,就目前已查明的事实,并不能构成犯罪。“出庭检察员最后说建议二审法院改判或者发回重审,我们律师认为案子不宜发回重审,二审法院应该直接改判,这是双方争议时最大的地方,虽然个别事实查得不清楚,但是就目前查明的事实来看,明显不构成犯罪的。”

就该律师所说的部分事实认定不清问题,记者昨天了齐齐哈尔市法院。工作人员表示,一切结果以及事实认定要以二审的判决为准:“案件在法官手里每个人是独立审判的,对于罪名解读,只能最后看合议庭依法作出的判决。”

近年来,也有不少访民被控以上访为“要挟”索要政府财物,犯有敲诈勒索罪的案例。但是各地法院对所谓“敲诈勒索罪”的判决却差异很大,其中,广东省肇庆市怀集县凤岗镇黄矿文被控敲诈勒索案、河北省遵化市第二中学教师陈某敲诈勒索案等案件的被告人被宣告无罪。那么,这些案件被判决理由是什么?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非法占用被害人公私财物的行为。而这一犯罪行为发生的条件就是被害人对被告人的勒索行为产生了恐惧心理。广东省怀集县凤岗镇黄矿文被控敲诈勒索案一案,被告人黄矿文被判处无罪。怀集县在判决中认为:“根据立法本意,政府不能成为要挟、勒索财物的对象,因为政府作为一个机构,没有人身权利,也不会在精神上被强制从而产生恐惧感和压迫感。”

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吕博雄律师认为,政府掌握较多的权力资源,访民的信访甚至是非访行为并不足以使政府产生心理上的压力和恐惧。“敲诈勒索罪要符合构成要件,受到要挟而产生恐惧,然后交付财务,很多无罪的判决也都觉得,很多裁判的要旨在于老百姓的上访即使是一种非访的行为也不足以使政府产生恐惧。”

官宣!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9日24时,急需复工企业除外

时代周报:王心昊 潘展虹

1月28日下午5时30分,广东第二场疫情防控例行发布会召开。

提问环节,时代周报记者提问:广东将企业复工时间定在“不早于2月9日24时”,是出于什么考虑?有没有例外情况?

省人社厅厅长陈奕威回答:

广东是全国就业大省,异地务工人员大省,每年春节前后都有大量务工人员返乡返岗。为引导节后务工人员安全有序返粤返岗,切实维护公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有效防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扩散和蔓延,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防控工作部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广东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的有关规定,同时考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潜伏期最长不超过14天的特点,在广泛征求意见建议的基础上,省政府作出了本行政区域内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9日24时的决定。

《通知》提到的复工时间是针对面上企业来讲的,但是涉及保障城乡运行必需、疫情防控必需、群众生活必需,和其他涉及重要国计民生、供港供澳以及特殊情况急需复工的企业除外。一是保障城乡运行必需的行业,如供水、供电、油气、通讯、公共交通、环保、市政环卫等;二是疫情防控必需的行业,如医疗器械、药品、防护用品生产运输和销售等;三是群众生活必需的行业,如超市卖场、食品生产、物流配送等;四是其他涉及重要国计民生行业,供港供澳企业;五是特殊情况急需复工的相关企业。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上述这些企业都必须具备疫情防控条件,全面落实好防控措施。一旦出现不符合规范的情形或发现确诊病例,将立即责令停产并按规定追究企业相关。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