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故事,始于此,终于此。那个女子来到此处时,一无所有,唯有一副天生魅人的皮囊,和一万千风情的名字,嫣紫。那个时候的她...

所有的故事,始于此,终于此。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1)

那个女子来到此处时,一无所有,唯有一副天生魅人的皮囊,和一万千风情的名字,嫣紫。

那个时候的她,只是一只与族群走失的幼魅,不过临水而居的水榭楼台,驻足了她疲倦的身子,仿佛冥冥里的一场安排。

她给了这水榭一个名字,红楼。

世间相遇,皆是重逢。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2)

他们是她见的第一对恋人。

那男子叫幽,是千年海棠树化成的精灵。

那个误入此境的女子,初来时,一身寥落,衣衫褴褛,可那夜的风里,它白色的长发被风吹起,竟生生印入了幽的心里。

那个时候的幽,还只是一棵千年海棠。

一夜花开,就在那女子来临的刹那。

那满树的嫣红,在女子的眼眸里,氤氲成了泪。她呢喃到,是你吗?

夜深,安静得可以听见花瓣随风飘落的声音。

女子又低下头,忧伤得仿佛世间只有她一人。

一棵千年的海棠树,遗世独立,注视万物,在这一刻,树心却传来了一丝裂开的声响,很轻,轻的只有那只红楼深处的魅听得见。有什么,开始跳动。

它用树枝扶上她的肩头,女子抬起头,一闪而过的诧异,却又温暖的笑了,那我,就留在这里吧。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3)

那个白发女子,在来到红楼前,其实并不是白发。

她叫红刹,是兰桑国叱咤风云的将军,乌黑的发髻高束,一身红色的铠甲利落潇洒,有她在的战役从无败阵二字。

红刹,是君主所赐之名,是她的殊荣。她身上肩负的是这个家族的荣耀。

可是,风启出现了,他是她命中的劫,是她的一眼万年,一生相许。

他没有身份没有背景没有记忆,是她在捡回来的男子。

遇的那日正好风沙起,让我军反败为胜,转危为安,我就叫你风启吧!

他跟定了她,他说,你赐我名姓,我从此只属于你,天地万物,至死不渝。

生逢乱世,她不记得他陪着她一起,打了多少次战役,杀了多少敌军,他为护她周全受了多少伤,渐渐的,他成了她的盾,亦成了她的软肋。

风启的名字像风一样刮遍,敌人闻风丧胆,皇城为之惊动。

整整十年,他们相伴十年,杀敌从未分离。这是最后一场战役,皇上许诺风启,只要他凯旋而归,就满足他一个心愿。

他说,娶红刹。

红刹,这一生流过多少鲜血,第一次,绯红了脸。

这一次,我不能和你并肩作战。

为什么?

红刹,留下来吧,筹办我们的婚礼,等我回来娶你。

风启....

她没能说完接下来的话,他便深吻了她。

策马而去的身影,竟这般,让人心动。

他说,红刹,我没有记忆,没有身份,没有背景,你是我一生的初忆,是我的唯一,等我。

可是,谁也不曾想到,就在红刹穿着大红的喜服,站在城楼,等着风启凯旋而归的时候,却等来了他带领大军,攻破城池…

攻破他和她一起,共同守护了十年的城池。

她不愿意被俘虏,纵身跃下城楼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那样熟悉而又陌生的风启冰冷的双眸。

丝带断裂,黑色的长发刹那苍白,仿若那年上他们一同看的白雪皑皑。

她这一生都不会知道,她是他布了十年棋局里,最重要的一枚棋子。不知道他是那生着红豆的南国里满怀抱负的王子。不知道他有名姓。

她死了,可她忘记了。

连同他的背叛,她都遗忘了,只记得她在等一个叫风启的男子,来娶她。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4)

魅是食人魂魄的妖,嫣紫是魅,尽管红刹的魂魄诱人,可她始终没有吃她。

也许,是因为幽。

她亲眼看到这棵千年的海棠树为了那一缕失忆的魂魄一夜花开,看着他因为她而有了心,看着他以树的形态陪她百载。

也许,是因为别人。

嫣紫刚来这水榭时,这里没有名字,没有人,没有生命,就连那棵海棠树都不曾开花。

偶尔几缕幽魂迷失,她也仅只是果腹。

那个时候的时光,没有意义,天地,没有色彩。

直到,那日。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5)

他来的时候,月夜洁白,大朵大朵纯白的莲花盛开,静湖的表面都没有涟漪。

“临水照花人。”

“谁?”本来还在湖面照影的嫣紫抬起头,警觉的看向身后的男子,他脸上尽是玩味的笑,又有说不出来的温柔。

一定是她生得太过美貌,歌声太过魅惑,端坐莲台的他才会寻声而来?他细细瞧了她一眼,“白夜。”声落,他便消失了,仿佛没有来过一样。

嫣紫看着空空的湖面,空无一人,仿佛她做了一个梦。

可是这个梦,却夜夜到来,即便悄无声息,寂寂无语,却让她的心里渐渐生了期许。

不知道是因为他来的时候,月夜太美还是莲花太纯白,这只魅的世界已经悄然改变。

她的歌声变得更加婉转动人,甚至多了情愫;临水照花她开始悄悄欢喜自己美丽的皮囊;他的一颦一笑,慢慢塞满她的记忆,她的眼眸,她的欢喜。

时间开始流动,她开始活着。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6)

可是,整整一个月了,她等了他一个月,他都没有出现,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能感觉自己日益疼痛的心,渐渐凋零。

魅,也有心吗?

她太思念他了,思念太过沉重,她决定沉睡。

凄冷的夜里,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皑皑白雪里,一个撑着伞的女子,望着深山,不问归期。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7)

今年的雪更大了,云落看着这皑皑白雪,看着那一条她望了三年,守了三年,子阑入山的路。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8)

她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从小体弱多病,大夫断言她活不过十八岁。父亲在她十岁那年,将她送上了山。

她是没有未来的人,那个十岁的小女孩从懵懂起,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性活着的。

子阑初遇她时,十六岁。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尤其是那双眸子,就像天上的星星,只是,太冷太冷,冷得他觉得心疼。

“子阑,从今往后,她就是你的师妹!”

师父的话,让子阑高兴坏了,她竟然是自己的师妹!他那么认真地看着她,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那双眸子闪光!

从此,他的一生为她而活。

他为她春种百花秋赏月,夏乘凉风冬赏雪;他为她抚琴煮茗舞剑弄羹汤;她的每一盅药都是他为她亲手熬的;他为她博览医书尝尽百草。

整整五年,寸步不离。

而她,却连一丝笑都没有给过她。

直到那天,他为她试药,整整七天没有醒来,就连师父都束手无策,回天乏术。

她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和惨白的唇,五年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他对她的好,日日夜夜,一丝不落,她的心突然开始跳动。

就在她以为要失去他的那一刻,她才深切意识到自己曾拥有过什么。她并非天生凉薄,只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她不想活,她不想和任何人有羁绊,因为注定是一场悲剧。

父亲将她送上山的时候她没有哭,心里只希望父亲能忘了自己,这样她离开人世的时候他也不会太痛苦。可是此刻,看着这个对自己情深似海的人,她的泪,止不住落了下来。那一刻,她真正开始活着。

“云落…”虚弱的子阑竟然睁开了眼,他伸出手,抚上她的脸,“我好像听见,你在唤我。”

“子阑师兄!”

失而复得,方才让人知道珍惜可贵。

这一年,他们过着与往常每一年一样的生活,可一切却都不一样了。春的百花更加娇妍,夏的凉风更加爽朗,秋的明月俞发皎洁,冬的白雪更加美丽。

“云落,今日我偶然翻到一本古籍,上面记载在深山深处有一种雪莲,可以治愈世间所有疾病,云儿,我明日就启程为你去寻药,我要和你百年恩好,我要和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云落深知,子阑虽看起来随性,骨子里却极为固执,他所决定的事,没有人可以改变,尽管心下充满了不安,她却也只能点头答应,目送他离开。

“云落,等我回来!”

就这样,一别三载,云落日复一日守在他们分开的地方,等着子阑回来…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9)

“嫣紫!”

“子阑!”她睁开眼,眼前白夜的脸与梦中子阑的脸重合,她分不清楚,这个梦太真实,真实到她落着泪醒来。

白夜看着她,微微皱了眉,子阑,好遥远的名字,遥远又熟悉,端坐莲台太久,久到他竟然忘记了,忘记了子阑,忘记了云落,忘记了人间那段时日。

她拽着他的衣袖,“我是谁?是嫣紫?还是云落?”

白夜看着眼前这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分明不是云落,可那双星辰般的眸子,世间不会再有他人。白夜轻轻点了点嫣紫的眉心,往事一幕幕重现。

“师父,我时日不多了,不能再等了,我要去找他!”

就这样,云落告别了师父,入了深山。子阑,如果我这一生注定是一场悲剧,那你一定是上天赐予我的阳光。我就要死了,可是如果不能在死之前见你一面,我生生世世都无法瞑目。

子阑,我一定要见到你。

可是,深林太深,风雪太猛烈,而她的身太过虚弱。恍惚间,她仿佛听到了歌声,她跟着声音的指引,来到了山林深处,一片氤氲里,竟然有一个小女孩。

她太累了,来不及看清她的模样,就倒下了。

“你快死了!”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可真好听。

一只冰冷的手抚上她的脸,那哪里是什么小女孩,分明是一只幼魅。

“是啊,我快死了,可我不能死,我还有想要见的人。”

幼魅好奇地看着她,伸手覆在她额头,那些记忆一一在她脑海呈现,还有那些云落从未见过,子阑为他试药的深夜,那些痛苦的模样,那些强颜欢笑。

幼魅的手颤抖了,“他是谁?怎生得这般好看…”

“子阑…”

“你想要见到他?”

“是。”

“我可以帮你实现,可你需要付出代价!”

“我可以付出一切。”

就这样,云落将灵魂献给了幼魅。

她以为吃掉她可以灵力大增,却未能想到,云落的执念如此之深,险些将她吞噬。

在这样激烈的战斗里,幼魅和云落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原来,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

白夜就是子阑,那一年,他为云落进入了深山,可是当他千辛万苦找到雪莲的时候,才知道要取得雪莲就要成为雪莲,这世间所有的灵丹妙药,不过一命换一命的把戏;就这样,他成为了雪莲,却失去了所有人世的记忆。

可是子阑其实本来就是雪莲,他是白夜入世历劫的化身,云落就是他的有缘人,也是渡他的人。他因她而入深山,为救她而渡劫成功,却最终将她遗忘。

他是圣物所幻化的仙人;她是天地精魂孕育的妖。

白夜注定会遇到嫣紫;因为云落注定会重逢子阑。

红尘纠缠里,早已分不清,谁是谁的劫难,总之在劫难逃。

他们彼此静默凝望,时间都停驻,不知道朝暮更迭了多少次。

“你走吧!”嫣紫看着白夜,她是那只幼魅,却爱上了白夜;她也是云落,终于见到了子阑。这世间,最是红尘不该留恋,她吃了云落的魂魄,亦还了她心愿。

白夜深深望了嫣紫一眼,温柔的笑了,那笑容让天地都失色。“魅,你还有漫长的修行,会遇到世间万物,我们还会重逢的。”

就这样,白夜消失了,仿佛没有来过一样。

嫣紫选择留下,这个他和她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她看着这水榭,决定给它一个名字,叫红楼。

她不喜欢素白,她喜欢姹紫嫣红。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10)

红刹的魂魄是被嫣紫的歌声吸引而来的,她万万没有想到,这缕魂魄竟引得那棵千年的海棠一夜花开。

她决定不吃她,她想看看,他们会有怎样的故事。

海棠树陪伴红刹百年,终于幻化形,他走到她面前,伸手扶了扶她白色的发丝,就如同每一次风起时,用树枝碰触她一样。

“我是幽。”

红刹看着他,明明初相遇,却像旧相识。

“我叫…”红楼的岁月太久,久到她都遗忘了,自己的名姓。可是,记忆会消失,爱情还是会留下,“我在等风启,来娶我。”

幽望着这缕他爱了一百年的幽魂,深深叹了口气,世间百年,风启早已是一抔黄土。“我带你,去见他!”

他骑着马,载着她降临人世,来到风启的墓碑前。

红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字迹,红南国君主之墓。“他都不在了,我还等什么呢?”说着,她撞向了墓碑。

所有的记忆浮现,包括他的背叛、她的死亡,还有一百年来夜夜入她梦来伴她岁月的那个男子的脸,和眼前的幽一模一样…

世间相遇,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图11)

这世间,再无红刹,只有一缕叫做白桑的魂魄。

一棵怒放的千年海棠,将红楼点缀的姹紫嫣红。

他们的故事,开始于此,结束于此。

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注定,注定的久别重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世间

世间一词也表达了人类居住的区域空间,也有时空的含义。《世间》包括:空间,时间,物质,能量,速度。《世间》只局限于人类居住的空间,与浩瀚的宇宙以及星系是没有关联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