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跟着三个长大,打打杀杀,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今天吓傻了,被爷爷他们解救出来后,半天才回过神来。这一回过神来,就感觉两...

是我拉着她去的,长篇小说,六零七零八零九零,十九(图1)

我从小跟着三个长大,打打杀杀,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今天吓傻了,被爷爷他们解救出来后,半天才回过神来。这一回过神来,就感觉两个小腿肚酸痛的不得了。

哎呀!哎呀!

欢喜,你怎么呢?

小腿肚痛。

现在知道痛了,早上钻洞的时候怎么不痛?

早上不痛呀。

你这个鬼丫头,已经被你几个快带成野孩子了,欢喜呀,你是女孩子,女孩子要懂得乖巧本份,那有你这个样子的呀?你今天不要装歪了,给爷爷老实点,跟着你继业哥一起到旁边罚站去。

爷爷,欢喜不是装歪,欢喜是真痛。

我的爷爷真的很生气,这个后洞他也是今天第一次钻,他知道这个山洞里面有,但这是姨奶奶家的秘密,我不经允许,就钻了进去,这是犯了规矩的。

真痛也要过去站着。

我感觉小腿肚疼的钻心,看见爷爷真生气的样子,只好老老实实地站到了卫继业身边。不过心里一直纳闷,我最慈爱的保护神奶奶今天居然看着我的爷爷体罚我,不出手保护我?

时间过了一会儿,姨奶奶和哑巴婶娘从外面拧着菜篮子进了岩屋,看见我们两个小家伙在罚站,赶忙过来把我抱在怀里,心疼地说:姐夫,你这是干什么呀?大过年的,罚孩子站干什么?

正因为是大过年,所以才只罚站,要不是过年,他们肯定挨打。

哎呀!出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呀?快点不站了,快点不站了!

奶奶,是我带着欢喜去钻洞的,不是欢喜要去的,是我拉着她去的。

哎呀!不就是钻个洞吗?安全回来就好,安全回来就好,不要罚站了,你们两个都不要罚站了。”姨奶奶一边拉过我和卫继业,一边接着对卫继业说:继业呀,不是爷爷奶奶不让你们钻洞,只是洞内太复杂,容易迷路,再说,这个干洞下面连着水洞,你们现在太小,要是带着妹妹迷路了,或者一不小心掉进水里去了,那可怎么办?妹妹可是姨爷爷姨奶奶的心肝宝贝呀!”

我和卫继业刚刚已经领教了洞的厉害,知道后果的严重性,低着头,没作声。

爷爷奶奶决定明天就带着我回家,一是担心二哥三哥在家弄不到吃的,二是不想我们一家三口好吃好喝消耗掉姨爷爷姨奶奶家的口粮。哎!没饭吃真可怕!现在小孩子吃个饭几个大人追着赶着喂,结果孩子还是这不想吃那不想吃,要是真有穿越就好了,把不吃饭的小孩穿越过去挨饿,保证回来就自己知道吃饭了。

我其实不是装歪,我昨天一天走了几十公里,跟行军打仗一般,今天一放松,小腿肚子是真疼痛。其实我的爷爷奶奶腿也痛,尤其是我奶奶,他们只是忍住没说而已。但是爷爷奶奶决定了要回去,我也没有办法,吃过午饭,卫继业要去换传宗叔叔放羊,我经过大人批准以后,也跟着去了。

我们那儿放羊,人不在就要把羊拴着,怕羊跑去吃生产队的庄稼,卫继业这里不需要,庄稼地少,把羊赶进林子后,守住庄稼地的入口就可以了。我们遵循传宗叔叔吩咐,蹲在庄稼地入口等了半天,没有看见羊过来,咩咩咩…咩咩咩…我们学着羊的声音叫了一阵,也没有看见羊过来。

继业哥,我们就这样蹲在这里傻等吗?

嗯,你觉得没意思吗?哎!忘记了,我们先该带两本书过来看的。

我才不想看书了,要不我们去巡山吧,如果羊跑来了,我们就赶快跑回来赶它。

你不是腿痛吗?明天你又要走一天的路,现在去巡山不行,要不我带你去泡热水澡吧。

泡热水澡,怎么泡?

你看见那边山洞里冒着雾气了吗?

我顺着卫继业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山洞,山洞的洞口被白雾罩住,看不清楚。

看见了。

你知道吗?那里的水,一年四季是热的,我妈冬天洗衣服就是去那边去洗的。

咦,还有这样的水?

是呀!来,我们搬几根树枝把这个路口堵住,免得羊待会儿过来吃庄稼,我们去泡热水澡。

于是乎,我们又搬石头又搬树枝,严严实实地挡住了羊偷吃庄稼的路,一前一后,向那个冒气的洞口走去。

欢喜,你伸手摸摸,水很热吧。

我伸手一摸,惊叹道:咦!真的好热哟!

我没有骗你吧?

嗯,可是继业哥,怎么泡?

脱光衣服,跳进去泡呀!

不行,我是旱鸭子,跳进去会沉下去的。

没关系,我去找根木头,你抱着木头,就不会沉下去了。

抱着木头就不会沉吗?你确定?

是的,我原来也是抱着木头跳进去泡的,后来,我学会了游泳,就不需要用木头了。

是爸带着你来泡的吗?

不是,最开始是我爷爷带我来的,后来,我爸也带我来过。

嘻嘻,继业哥真享福,我们每次下河洗澡,都必须偷偷摸摸地,要是被爷爷抓住了,就一定会挨打,我每次想跟着他们,他们根本就不带我。

嘿嘿,怎么样,还是我这个好吧?

嗯!

那你敢泡吗?

敢,反正你会游泳,万一我沉了,你还可以救我。

嗯,这个也是。

泡在热水中,池边绿树巧石相映,小鸟在旁边清脆地啼鸣,小小的我还没有这样酣畅地洗过热水澡,感觉神清气爽,舒服极了,小腿肚上的疼痛感瞬间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继业哥,我觉得可以拉爷爷奶奶们,还有过来泡泡澡,真的好舒服呀。

我爷爷,我爸爸经常来泡,但是我奶奶和我妈没有来泡过,我奶奶说她们是女人,怕弄脏了洞中的水。

什么道理?我还不是女人呀?我不是就来泡了吗?这水怎么脏了?这水脏在哪儿?

就是就是,我就是不明白他们大人的想法,我觉得很舒服呀,很舒服就来泡呀!不知道奶奶为什么会这样想?

这个任务交给我,我去把她们拽来。继业哥,走,我们回去,我现在就要去把她们拽来。在我小小的心目中,任何好的东西都是要跟奶奶一起的,这么舒服的地方,怎么能不让奶奶前来享受呢?

可是欢喜,我们刚刚在放羊了,我们是偷偷过来泡澡的了,这样回去,会不会挨打?

嗯,也是,我们先去把羊收回圈里去,再拉她们来这里。

好吧!反正我都听你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爷爷

爷爷(汉文词语)[yéye]1、祖父2、对跟祖父辈分相同或年纪相仿的男人的称呼。本义为父亲,现在常用的意思指祖父。今不特呼父,凡奴仆之称主,及僚属之称上官皆用之。对长一辈或年长男子的尊称。旧时对主人上官或尊贵者的称呼。祥子明知道上工辞工都是常有的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孙辈们称爸爸的爸爸为爷爷。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