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广州花都发生了一起悲剧。2名男童在车内,被车主陈某发现时已疑似死亡。陈某赶紧报警,送往医院抢救。可很不幸,2...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

6月20日,广州花都发生了一起悲剧。

2名男童在车内,被车主陈某发现时已疑似死亡。

陈某赶紧报警,送往医院抢救。

可很不幸,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

如果单单看这起案件,可能大家没觉得什么。

儿童车内窒息惨案,经常发生。

但为什么这次我要特意把它拎出来说呢?

因为它的后续太匪夷所思了。

悲剧的发生,最痛的应该就是2名男童的家属了。

可在悲痛的同时,他们干了一件很无厘头的事情。

他们竟然要求车主陈某担责。

原因是,车主的车锁坏了,导致车门被锁死。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2)

我并不是对受害者没有同理心,咱们就事论事。

下面我会具体说说,2名男童家属的这个要求有多扯。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3)

经法医初步鉴定,2名男童体表均无外伤。

而且,初步分析为2名男童自行进入未锁车门的车内活动。

划重点:自行进入。

男童触碰车内中控门锁按钮导致车门锁死。

由于年龄太小,他们不懂脱困,导致脱水性休克死亡。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4)

涉事车辆到底是哪来的呢?

据报道,涉事车辆停放在距离男童家200米处。

是同村人的车。

车主家属称:当时车停放在自家庭院内。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5)

车主在事发前一天晚上,外出回来后就将车停在那。

随后回家,直到事发当天返回停车处,悲剧就发生了。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6)

车主还表示:“车锁出现故障已有一个多月了,准备过段时间再去修的。”

简单总结就是:

2名男童自己到车上玩,车主不知情,且车是停在自己家。

车主说:“我觉得很冤枉。”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7)

不光是车主,每一个了解真相后的人都觉得很冤枉。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要车主担责,就因为你孩子上了这辆车吗?

这么说的话,我觉得最大的凶手是太阳才对啊。

要不是天气那么热,可能也不至于这样。

家属是不是也要考虑让太阳担责?

对2名男童感到惋惜,但对这样的家属。

不好意思,我只感到可耻。

而这样的“可耻”已经不是个例了。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8)

去年8月,山东两名女孩自制爆米花,引发酒精。

女孩周哲因感染过重,于9月6日不幸离世。

女孩小雨面部、手臂等多处也被烧伤。

小雨提到,她们自制爆米花,疑似模仿的是博主“办公室小野”的。

但据悉,两个家庭都和“办公室小野”达成了和解。

并且已经拿到了补偿款。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9)

本来以为这起悲剧,就此结束了。

万万想不到,还会有“后续”

后来,周哲的家属,竟对另一个受害者小雨及其家属提起诉讼。

他们在起诉书中要求,小雨家人支付医疗费、交通费合计18.4万元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0)

两个都是受害者家庭,为何走到这一步呢?

来,我们看看当事人是怎么说的。

周哲父亲称,因不满意小雨家未给补偿款和上门道歉,所以将其起诉至。

可原因肯定没这么简单。

最扯的还在后头呢。

小雨表示:“酒精确实是我家的,但是是周哲主动带着我妹妹模仿酒精灯做爆米花的,我们也是受害者。”

大家发现了没有,小雨特意强调酒精是我家的。

也就是说,酒精是谁家的,谁就要担责?

怪不得网友调侃说:接下来就要起诉酒精厂了。

就因为你家小孩过重离世了,而另一个小孩还活着,就要给你赔偿?

就因为酒精是活着那个女孩家的,所以她要担责?

这到底是什么逻辑?

与其说你是在索赔,不如说你想找个发泄口。

而刚好,另一个者就是最好的“目标”

本来这起“诉讼案”将于3月26日开庭的。

因疫情延期了。

我在想,如果周哲家人诉讼成功了。

也意味着:以后,“碰瓷”的人将越来越多。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1)

2019年9月23日,在河南某小区门口,老人骑车撞倒了一名男童。

这一幕,刚好被路过的孙女士看到了。

但在这期间,肇事老人执意要离开。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2)

孙女士上前阻止他。

被阻后,老人当场口出恶言,高声侮辱孙女士。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3)

老人就一直这样咆哮着。

但孙女士没有反击,而是很理智跟他交涉。

迫于无奈,孙女士只能选择报警。

这时候,老人突然倒地死亡了。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4)

就这样过了大概两个月左右,孙女士收到了的传票。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5)

老人的家属认为,孙女士害死了老人。

因此向孙女士索赔40万。

更可笑的是,老人家属的供词,前后矛盾。

先是,“没啥病,就是被气死的”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6)

再是,“老人有糖尿病与心脏疾病,刚从医院出来,口袋里还有速效救心丸。”

好心的路人,就这样被起诉了。

而与之形成对是,男童家属并未得到道歉或赔偿。

男童一家也没有再去追究。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7)

想想都觉得心寒。

这就是典型的“死哪讹哪”

好在,最终驳回了这个扯蛋的诉讼请求。

还了孙女士清白。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8)

可有些人就没有孙女士那么幸运了。

因为有些“无赖”无所不用其极,讹不到钱,誓不罢休。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19)

2019年11月1日,施某在和男友争吵后走失。

11月2日,警方发现施某已在河道内死亡。

并经过全面调查后排除刑事案件

事发后,施某母亲表示:“事发当晚,女儿饮酒,体内有较高的酒精含量。”

监控显示,施某与男友发生争吵后,男友拿走其手机,并将其推倒在地。

随后施某起身消失在监控录像中。

2019年11月18日,双方达成和解。

男方赔偿30万元

男方表示,此为“人道主义赔偿,让逝者安息”

无独有偶。

2018年5月,广州一名六旬老人,在景区游玩时上树摘杨梅。

由于树枝枯烂断裂,致老人不慎摔落身亡。

老人的家属将景区告上法庭,索赔60万

理由是:树太好爬。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20)

无论有没有错,都得为死者买单。

村委会赔偿45096.17元。

这就是最“流氓”的地方。

有些人并无过错。但还是选择赔偿,买个心安。

而类似事件不会停止。有人开了头,必然大批人都会效仿。

2名男童都抢救无效死亡,车主家属称,卖惨可以,别无下限(图21)

一直以来,我秉持“为弱者发声,为受害者主持正义”的原则。

但我发现“我弱我有理”的荒诞现象,也越来越常见。

我弱,你就要无条件帮我。

你不帮,那我就把你告上法庭,让你鸡犬不宁。

再高级一点,打着“死者为大”的名号,你必须无条件赔偿。

凭什么啊?

难道就因为我还活着,就必须为你的无耻买单吗?

我们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所以面对“无赖”能退就退,能不惹事就不惹事。

可是越是退让,他们就越得寸进尺。

这种病态的现象该停止了!

因为,当恶一次次得逞,善就没有容身之处。

当无理由的索取都能被兑现,其他尊重规则、法纪、伦理的人,就失去了公平。

善良,但并不代表好欺负。

也提醒所有弱者,卖惨可以,但别越界!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男童

男孩、男童或男孩儿,意于是雄性的人类儿童或青少年,为相对于雌性儿童(即女孩)。“男孩”这个词通常用来表示生物学的性区别,有时亦可指文化上性别角色区别(也可能是两者)。成年的雄性人类一般称为“男人”。

车主

根据二八定律,(20%的人拥有80%的财富),中国拥有4000万台私家车,即这4000万车主家庭是拥有全社会80%财富的20%的消费群体。车主在“车主通”商家获得的消费返利统称:车主币。《中国车主消费储蓄网》的“车主通”服务,彻底改变了商家发布广告信息需要先付费的惯例,实现了通过4s店的销售顾问直接给车主传递商家广告信息的直效传媒服务。车主消费得利后的上网强制“评价”功能,可实时为商家的决策人提供真实的“满意度评价”,从而实现“信息闭环”。车主在商家消费并获取返利后,必须上网进入到该商家的页面,对本次消费进行评价(评价选项为满意、非常满意、不满意),才能激活该次返利。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