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到2020年的跨年档,可谓是众多重量级影片争夺,但是真正上映后,却发现一部比一部扑街。影片试图探讨当代都市不同层...

2019到2020年的跨年档,可谓是众多重量级影片争夺,但是真正上映后,却发现一部比一部扑街。

本来在白百何一指禅丑闻之后,王珞丹的领先就是一时的风光(图1)

影片试图探讨当代都市不同层级人群的爱情观和婚姻观,可是,偏偏最终什么也没有看明白。

本来在白百何一指禅丑闻之后,王珞丹的领先就是一时的风光(图2)

随后,就是白百何、张子枫、魏大勋主演的应景的《亲爱的新年好》上映,同样的遭遇,故事编的莫名其妙,演员演的莫名其妙,观众看得莫名其妙。

将这两部影片拿来比较,只是因为两部影片的主演王珞丹和白百何。

本来在白百何一指禅丑闻之后,王珞丹的领先就是一时的风光(图3)

其实对比两人已经是一个陈年话题,可是偏偏在此消彼长之后,本来在白百何“一指禅”丑闻之后,王珞丹是有极大的可能重新翻红登上“小妞”的宝座,抢夺同类型代言乘胜追击成为超一线的。

可是,偏偏天不遂人愿。白百何丑闻之后,有望翻盘的王珞丹为什么还是落了下风呢?

12月31日,《亲爱的新年好》上映上映首日票房3876万,4天累计5705万。两部影片都没有了。

这样的成绩对于两人来说,简直就是比扑街还惨。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却是,白百何是在遭遇丑闻,只短暂沉积了一年之久,就开始复工拍戏。而在此期间的王珞丹似乎也一直处于蛰伏状态,本来以为可以乘此良机夺回曾经被夺走的影视和代言资源。

可是,因为性格原因,王珞丹不够圆滑,心直口快,依然没有到手的好资源。

反观,白百何则足够圆滑通润,处处见人说人话,摆平了一个又一个资源。

有时候,小红靠运气,大红却要靠命。

不要说王珞丹耿直不喜欢争抢没有心机,只要在娱乐圈混的没有谁不想红的,没有谁是耿直的,那些耿直的都已经被打入十八线淘汰了。

所以,该抢的还是要抢的,然而,性格真的决定命运,在白百何失势的那段时间,王珞丹都没有抢回来同类型的资源,如今,白百何先是在2019年主演《妈阁是座城》并凭借该提名第32届中国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之后,又是《亲爱的新年好》上映,尽管票房和口碑扑街,但是却是成功复出回到大众视线了。

观众和网友的记忆其实只有7秒,只要过过硬的演技和作品,很快就会忘了她们的负面新闻。

本来在白百何一指禅丑闻之后,王珞丹的领先就是一时的风光(图4)

更早的就不论了,而回顾稍早的2017年,同样是两人对垒比拼。白百何搭档靳东主演了都市医疗行业励志剧《外科风云》

本来在白百何一指禅丑闻之后,王珞丹的领先就是一时的风光(图5)

王珞丹搭档张嘉译主演了同类型的《急诊科医生》前者因为风波改为网络播出,后者电视台播出,但是《外科风云》豆瓣评分7.4分,《急诊科医生》豆瓣6.1分。

本来在白百何一指禅丑闻之后,王珞丹的领先就是一时的风光(图6)

本来在白百何一指禅丑闻之后,王珞丹的领先就是一时的风光(图7)

外界的评价也是两极分化。

对于白百何的演技盛赞大于王珞丹。

而近日评选出的女明星票房排行中,白百何稳居第一,接近百亿。在获奖方面,也是远胜王珞丹。

似乎从一开始,王珞丹的领先就是一时的风光,之后,哪怕是白百何经历了丑闻,王珞丹依然自顾自地忙着转型高大上的角色,可是一次又一次失败,而在资源上,也在顺风顺水中接拍了几部,可是偏偏都是以男性角色和角度为主,她的演绎其实对于本身来说,并没有起到加分项。

本来在白百何一指禅丑闻之后,王珞丹的领先就是一时的风光(图8)

娱乐是个圈,好的演技和颜值是第一条件,但却不是唯一的条件。王珞丹和白百何都具有这个第一条件,可是后续的发展却未能并驾齐驱,乃至白百何摔了个跟头后依然领先王珞丹,也许,王珞丹再不放下架子,磨练演技,她的尴尬就要被更优秀的90后、95后超越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白百何

白百何,本名白雪,1984年3月1日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中国内地女演员,2006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班。2004—2010年主演《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家的N次方》等电视剧。2012年主演电视剧《浮沉》与《离婚前规则》热播。2015年6月成立白百何工作室。同年暑假档,主演的3D奇幻电影《捉妖记》自上映以来刷新和创造了200余项票房纪录,中国内地票房近24.4亿;主演的励志电影《滚蛋吧!肿瘤君》内地票房超5亿,该影片代表中国内地角逐第88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同年还主演了喜剧电影《火锅英雄》和警匪动作悬疑电影《迷途杀》。2016年,凭借剧情电影《火锅英雄》获得第8届澳大利亚国际华语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同年,她还获得中国电影国际传播突出贡献人物奖。2017年,主演警匪动作电影《绑架者》、都市医疗行业励志剧《外科风云》。

网友评论